关注与视野
国企混改加速地方国企有望担“主角”
[作者:发布时间:2017-11-06 14:23来源:法人杂志]

十九大报告强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近期,地方国企也纷纷响应,谋划混改的动作频繁,并且地方国企有望在第三批混改试点中“唱大戏、担主角”。

一直以来,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下简称混改)都被看作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今年以来,国企混改的脚步明显加快,尤其是地方国企,近期改革动作不断。

据Wind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沪深两市合计1004家国有企业(包括352家中央国有企业和652家地方国有企业)中,有50家处于停牌状态。其中,处于停牌状态的地方国有企业高达32家,已经披露的停牌主要原因则集中在“重大资产重组”、“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以及“重大事项”等。不仅如此,不少上市的地方国企还对外公布了混改进程。

地方国企的这一系列动作,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第三批混改试点名单即将公布,地方国企有望“唱大戏、担主角”。2018年,地方国企有望迎来混改全面提速之年。

地方国企混改加速

国企改革是经济领域的重点话题之一。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央企业集团及下属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到68.9%,省级国资委所出资企业及各级子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到47%。而今年以来,广东、深圳、山东、山西等全国多个省市都对地方国企改革进行了相关工作部署,出台了指导文件,或召开研讨会议。

“当前地方混改正在进入实质推进的阶段,各地方都在探索混改方案。”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境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譬如:日前,深圳市属国资全系统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方案制定,对系统内法人企业整体混改情况进行摸底梳理,遴选出一般竞争性领域企业。方案指出,2018年全面推进系统混改工作;山东省也于近期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十条意见》。

不仅地方政府高度重视,不少上市的地方国企近期也在纷纷响应,谋划混改的动作频频,引发了各界对地方国企混改提速的遐想。

以百利电气为例。10月29日晚间,该公司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控股股东液压集团和公司间接控制人百利机械通知,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液压集团拟进行混改,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实现百利机械及新引进的两名战略投资者分别对液压集团持有40%、39%、21%的股权比例。

再以哈药股份为例,10月18日晚间,该公司公告称,此前公司实控人哈尔滨市国资委筹划与公司控股股东哈药集团相关的重大事项,涉及哈药集团层面的股权变更,以推进哈药集团继续开展混改。截至目前,相关各方已聘请中介机构,正在就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的细化和完善进行详细讨论,并已启动审计、评估工作。同时,哈药集团已成立专门工作小组,配合哈尔滨市国资委及中介机构开展工作。

“十九大之后,地方国有企业改革将明显加快。按照十九大的部署,地方国企改革要遍地开花,不同层次向前推进。”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表示,第三批国有企业改革试点,地方国企可能有相当大的比例参加,预计地方国企将“唱大戏、担主角”。

实操难题不容忽视

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企,今年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加速态势有目共睹。去年第一批9家混改试点启动实施,今年3月份又启动了第二批10家混改试点工作,至于第三批混改试点情况,日前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已透露:“第三批混改试点正在研究中,预计不久后会推出。”

不过地方国企混改的难度不应忽视,虽然目前地方国企进行混改的脚步越来越快,但在实际操作进程中可能并非一帆风顺。

比如:在近期密集宣布停牌的地方国企中,就已经有企业遇上了阻碍。最新消息显示,10月30日晚间,重庆百货公告称,由于引进战略投资者推进混改条件不够充分、方案论证不足,公司控股股东商社集团经审慎研究决定终止筹划重大事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0月14日,重庆百货发布公告表示,因商社集团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引进战略投资者以推进混改相关工作,公司股票自10月16日起停牌。

对此,袁境认为,地方混改的领域基本属于竞争性领域,因此地方国企进行混改的重点是要解决国企与民企的比例问题,如何真正实现市场机制在国企混改中的资源配置作用,实现国企股份撬动民间资本参与改革,发挥民企经营管理优势,做优做强国企。而混改的难点,则要关注改革中股份确定的问题,如何合理评估国企资产,入股方式,员工持股比例等方面。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地方国企进行混改,可能还需要考虑和解决其他问题。原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长卓勇良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依法确保非国有经济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如何让小股东真正参与到企业重大战略决策中。

其次,混改是否存在界限,如果没有界限,理应允许非国有经济占股比例更高。那么,国有经济股权比重大大缩小以后,干部管理该如何改革也值得探讨,从前国有经济独资或者占股比例在50%以上之时的管理方式显然不可取了。

另外,如果国有经济股权比重缩小以后,出现小股东联合否决国资委要求,以及否决高管任命等状况,国资委又该如何处理?卓勇良补充道,这些问题非常值得研究,也决定了今后地方国企混改的进程,以及混改后的效果。

国企混改应对之策

“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改革的全部,也不是所有的国有企业都适合混改,所以必须坚持‘宜混则混、宜独则独、宜控则控’的原则,‘一企一策’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强调,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取各种所有制之长,集各种所有制之优,来发展国有企业。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些地方部门和企业反映,央地之间、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国有资产差异巨大,管理体制也不同;央企与地方国企在行业重要性、影响力、控制力等方面差别巨大,在企业定位、企业类别上也各有不同。混改相关政策应当有所区别,设计混改相关配套细则时更加关注地方实际情况,重视发挥地方积极性。

十九大报告中也明确:“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为此,要应对地方国企混改难点,早日助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袁境表示,需要把握好度,既要勇于创新改革,突破体制机制,探索混改的实施办法,又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与过低评估的问题。一方面需要通过合格的三方评估机构参与评估,另一方面更要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可以通过上市方式实现混改,或者完善的产权市场进行混改方案的推进,切实发挥市场机制的资源配置作用。当然,适当加强审计监督必不可少。

值得一提的是,借助资本市场平台推进地方国企混改,是业内普遍认为的可行之策。借助资本市场平台推进国企混改,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各类资本市场,大力推进国有资产资本化、证券化等;另一方面,通过借助资本市场实现国企改革目标,在提高相关企业竞争力和效益的同时,也可以让上市公司质量得到改善。

独立经济学家徐阳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提出,诸多“历史遗留问题”给国企背上了沉重包袱,不少地方的国企改革设计中缺乏激励机制,调动微观主体积极性的手段还不是很足。因此他建议,国企党组织履行好监督管理职责的同时,企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制度也要进一步改革,要解决分配平均主义,又要解决按照权利分配的特权机制。

徐阳认为,应该取消现在的承包工资分配方案,在职工中实行八级工分配方案,每级级别每两年考试一次,按照考试成绩晋升级别,按级别发放工资。对干部实行职称工资分配方案,按照职称考核成绩发放工资。对厂长经理实行年度指标体系考核,完成指标任务的发放年薪,完不成可以采取减发等手段。记者 张毅报道